skip to Main Content
Affortable & Professional Web Design Services

“哎,你这丫头,好好的咒自己做什么?”

杨光露出一副“你怎么这么笨啊”的表情,干脆直截了当地问:“你是不是撞鬼了?”
秀秀猛的把头一抬,惊讶地看着他,那眼神好像他才是鬼,结结巴巴的说:“我、我也说不清,我是看见一个……东西,我也不知道是人还是鬼,我是说……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哎,你这丫头,好好的咒自己做什么?”
“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。”秀秀冷笑了一下,正要再说,杨光却把门打开了,见她老妈也在,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。
秀秀把他一推,推进门去,自己也跟了进去,反身把门一撞,隔着门对外面的老妈说:“妈,你先回家吧,我处理完了这件事就会回去的。”
语声忽一低,苦笑着补充了一句:“如果我还能回去的话。”
这句话老妈当然是听不见的,杨光却听见了,当下把眉一挑:“怎么回事?”
秀秀叹了口气,目光在屋内一扫,说:“还是让我坐下来慢慢跟你说吧。”
“好啊!”杨光眼睛一亮,好像很好奇,又好像有点兴奋,“我先去泡壶茶来!”
这家伙!他以为要开故事会吗?天啊,她如今可是把命都交到他手上了,如果他是半瓶醋,又或者根本就不是“醋”,她可是真的要歇菜了!
秀秀开始深深地、深深地怀疑起自己是否找错了人。
“哈!我就说嘛,你印堂发黑,一看就被恶鬼缠身了,果然没错!”
听完秀秀的叙述,杨光一张嘴,就是这句没有丝毫同情心的话。
秀秀狠狠瞪着他,一字字地说:“你看上去好像很高兴?”
“当然了!”杨光答得顺口至极,“现在这个社会,钢筋水泥高科技还有环境污染严重阻碍了鬼的发展,想找一个被鬼缠身的人可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,害得我空有一身本事却无用武之地,寂寞啊,唉……”
秀秀强忍着啐他一脸的冲动听他胡扯,好不容易等他一声长叹后噤了声,才板着脸问:“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救我?”
“救你?为什么?”杨光露出一脸的不理解,“如果没猜错,那个叫玉颜的女人就是你的前世,而这个鬼,就是你前世的爱人,用开水烫你上司的,肯定也就是他。从这一点看,他对你没有恶意……”
“那他为什么要缠着我?”
“这个啊……可能……可能是对你余情未了吧。”杨光上下打量她几眼,“看不出你还有这魅力,意外啊意外!”
秀秀沉默了一会,忽然起身,朝门口走去。
“喂喂,你去哪儿?”
“回家。”秀秀扭头朝他一笑,露出白森森的牙齿,“做一个鬼新娘去!”
杨光缩了缩脖子:“乖乖,不过被鬼缠了一天,你就沾上了一身鬼气,看上去怪吓人的……好啦好啦,我逗你呢,哪能真让一个活人和鬼谈恋爱?来,坐下,我们商量商量解决办法。”
秀秀定定地瞧着他,慢吞吞地说:“如果你真的能帮我,我很感激。但是,如果你不能,请不要和我开玩笑,我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好玩的。”
她的语气虽然平静,但眼睛深处却透着股由心而发的恐惧。杨光的脸色慢慢沉了下去,半晌才说:“对不起。让我们开始吧。”
秀秀又盯了他一会,终于走了过去,坐下问:“从哪里开始?”
杨光沉声道:“扇子。”
秀秀想了想,说:“不错,一切都是从我买下这把扇子开始的。而且,他……我是说那个鬼,他让我看见的幻境说明,这把扇子是他和我的前世定情之物。”
“给我看看。”从秀秀手中接过扇子,只一眼,杨光就叫了起来:“天啊,是明朝的!这可是无价之宝!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