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Affortable & Professional Web Design Services

如果说不幸,她怎会遇见一个令所有女子

如果说不幸,她怎会遇见一个令所有女子都艳羡不已的贵族公子;如果说幸运,他为什么总是对她极度冷漠。如果不喜欢,他为什么要逼婚;如果喜欢,结婚之后他为什么又对她不理不睬……
  “《庆熹纪事》,没看过吧,你这种人看过《三国演义》就不错了。”
  “Take me to far away ,away to your secret place,take my tears my fears ,take all my pain for which,I‘ll repay someday ,with a kiss and say, can‘t believe that I‘m in love in love again……”
  “To see you once again,my love,I Try to read I go to work,I‘m laughing with my friends……”
  “啊,家里花园里好像种了一点,不过是红色的,像蝴蝶一样,倒是真好看。”
  “啊?”
  “啊?”她还没反应过来,据说人看到美女就会反应迟钝,果然。
  “哎,终于笑了,真难啊。早知道买只大钻戒,说不定能笑得再灿烂点。”
  “哎呀,没缘分,不过只要有蛋糕可以吃,见不见他那张帅脸倒也无所谓,虽然帅哥很赏心悦目,虽然与他谈话十分投机,不过还是雪弗兰王子比较令人垂涎。”一面努力吃蛋糕,一面无限惋惜那日偶遇的王子,若不是三块五跳出来搅局,她没准可以与王子有一个浪漫的开始。
  “爱一个人不仅仅是独一无二。爱一个人还希望她比自己幸福,比自己快乐。佳期,一度我很嫉妒你,可是现在我觉得,我一定可以找到我的那个人,爱我就像和平或者哥哥爱你一样,那样独一无二,那样坚定,不管能够得到什么,都执着而无悔地付出。”
  “爸爸,求你帮帮我,我没有办法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  “爸爸,我回来了。”
  “爸爸,我要回家去,我想家。”
  “爸爸也只有我,所以我尽量地让自己快乐,让自己过得好,因为那样他才会高兴。可是一直到最后……我还是没能做到……”她低下头去,手里是一只越瓷酒杯,古朴的杯子却有最美的釉色,“九秋风露越窑开,夺得千峰翠色来。”小时候父亲教她背陆龟蒙的诗,背出来后可以得到奖励,其实也只是两块五香香干,但那时候零食少,一块香干她可以吃上大半天,越嚼越香。院子里的小朋友都很羡慕她,因为爸爸很疼她,会花半个月的工资去杭州给她买一条最漂亮的新裙子,还会托同事从上海买巧克力糖回来给她吃。她曾经是最骄傲的小公主,哪怕没有母亲,可是父亲也给了她最完整的疼爱。她也曾经是父亲最大的骄傲,任左邻右舍谁提到她,都会夸赞:“尤师傅的那个女儿啊,又乖又听话,成绩又好。”
  “半走廊都是人家送给你的花,还不嫌多啊。”
  “北营驰援定兰关,却没有合适的良将,臣弟请皇上赦免十一弟的罪,放他出来带兵。”
  “陛下!”
  “别跟我这儿演苦菜花啊,”他拍了拍肩头,“要哭就放声大哭,来,大哥肩膀借给你用,按每分钟二十元收费,你爱哭多久就哭多久。”
  “不行!”他脸色阴沉得可怕:“慕如霜,你要是敢作那样的事,从此之后,我们恩断义绝。你垂帘听政一日,我便再不踏入朝堂半步。”
  “不行!”他骤然爆发:“我不准!”
  “不行。”他语气淡然而坚持,又补上一句:“我答应了东子。”
  “不会吧,”他哀叫,“我连恶俗文艺片的杀手锏都使出来了,你还问。”
  “不看可惜了啊,”她无限怅惋,“里头有江山如画,美女如云。”
  “不是,我是东浦镇人。”
  “不一样。”
  “不用,”她窘得几乎要哭,声音低低,“我自己去买就成。”
  “不用找了。”看着对方脸上掩不住的欢喜,心里却只有无穷无尽的悲哀……钱于旁人,多少总能够带来欢喜吧。这样轻易,五块钱就可以买来笑容,而笑容于自己,却成了可望不可及。
  “不在了。”那样痛苦的事实,隔了这么多年,终于可以没有障碍地说出来,轻描淡写,就像是终于认知了那个事实:“是脑溢血,两次中风,去的很快,没有什么痛苦。”
  “才知道啊?哼,你有没有陪小妹妹看过《野蛮女友》?”
  “彩袖殷勤捧玉钟,当年拚却醉颜红。舞低杨柳楼心月,歌尽桃花扇底风。 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。今宵剩把银觥照,犹恐相逢是梦中……”
  “超市。”
  “臣弟请旨,”豫亲王道:“请皇上允定滦领兵迎敌,以平叛乱。”
  “臣妾来瞧瞧慕娘,她一个人独居在这里,只怕缺了照应。”
  “吃饱了我们就走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