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Affortable & Professional Web Design Services

  “你拿出这副表情我也知道你是在撒谎。”

  “你们俩真的很奇怪,长得很像,但又截然不同。我也形容不清楚那种感觉。”陈明亮有些迷惑,“她也喝绿茶。”
  “你们知识分子,是不是都挺不在乎物质,只注重精神的?”
  “你拿出这副表情我也知道你是在撒谎。”
  “你呢?你又是为什么?你喜欢我什么?”
  “你能让男人晕过去。”
  “你朋友的妈妈进了监狱以后怎么样了?放出来没有?”
  “你凭什么那么肯定?”
  “你认为?!”
  “你认为那是有趣儿?我倒觉得,她玩世不恭。她是她妈妈一手带大的,她妈妈的一些经历影响了她,你绝对猜不出来她妈妈是干什么工……”吴芳意识到自己失口,及时地闭了嘴,“总之,有一种女孩子表面上总是多么多么坚硬,实际上,那是脆弱的表现。”
  “你撒谎。”
  “你什么意思?女人都有两只脚,照你这么说踩两只鞋还合理合法了?”
  “你神经病啊,我笑你还管?”
  “你神经病啊你,”张昊压低了声音凑到他耳边儿说,“也不看看我现在是什么火候……”
  “你神经病啊你……”张昊揉着眼睛骂了一句。
  “你是聪明女人,这我一眼就看出来了。”
  “你是硕士?”他打断了她。
  “你是吴芳,”陈明亮露出微笑,“别再装了。”
  “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。”吴芳把目光放到茶叶上面,思忖着慢慢说道,“也很有手段,善于把握男人的心理,让男人按照你的意图围着你团团转;但你做事情太急于求成了,太急躁,能很快地征服男人,也能很快地露出自己的破绽。实际上,你是一个外强中干的女人,感情方面总想巧取豪夺,难免会让男人反感,他会慢慢努力摆脱你。总而言之,你是那种能让男人一见钟情的女人,但不适合和男人长期相处,很难获得持久不变的爱情。”
  “你说你这人,长得老老实实文文静静的,满嘴谎言还讲得有鼻子有眼睛的。”陈明亮叹了口气,“你颠覆了我的世界观。”
  “你说什么意思?我什么意思你现在还不明白?!”陈明亮发了两句火,又把声调放低了,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儿啊?”
  “你说找我有特别重要的事儿,”吴芳正襟危坐地看着他,“就是这个?!”
  “你他妈不干了你没种。”
  “你他妈的是完全疯了……赶紧出去,要不然我喊警察了……”
  “你条件这么好,”吴芳看了他一眼,“用不着相亲。”
  “你晚上工作,白天干什么?”
  “你为什么相亲?”
  “你相亲的目的是什么?”陈明亮把音调加重了一点儿,“你想结婚?”
  “你小子,得了便宜还……”张昊有些千言万语一时无从说起的感慨。
  “你小子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。”
  “你笑了?你笑了咱们可就扯平了。”
  “你要没什么事儿我挂了啊?”吴芳在电话里不想多说了。
  “你要是不答应,我就只能到学校去找你了。”陈明亮说。
  “你也没喝酒啊,没喝酒耍什么酒疯儿?!滚滚滚滚滚,赶紧滚出去。”
  “你一共相过几次亲啊?”陈明亮问吴芳。
  “你已经很瘦了。”
  “你有时真让人受不了。”吴芳叹了口气。
  “你又……”陈明亮又妥协地把语气放低了,“明天我们还在这里见面好不好?”
  “你又来了……”吴芳叹了口气,她看陈明亮的目光就仿佛他是什么什么病的晚期患者似的。她把书往包里装,“我时间差不多了,要回学校了。”
  “你又来这一套了。”
  “你怎么不吃啊?多吃点儿。”他劝吴芳。
  “你怎么跟更年期的女人似的,NFDA1里吧嗦的。”
  “你怎么跟鬼似的走路都没有声音?吓死人不偿命啊?!”
  “你怎么没有时间,”他的讥讽未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了,“你天天相亲,时间充裕得很呢。”
  “你怎么这么说呢?那是一条人命啊?”
  “你怎么知道我不纯洁?!我不处女?!”吴芳的反问一直问到陈明亮的脸上去,陈明亮被她问得愣眉愣眼的。
  “你怎么知道我不坚强?”
  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问题出口,吴芳也想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了。
  “你找我有事儿?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ack To Top